派出所填表负担降下来(基层减负进行时·让干部有更多时间精力抓落实)

文章正文
2020-04-30 17:31

  核心阅读

  中办近日印发通知,要求精减基层向上级报文报表的数量,切实防止文山会海反弹回潮。今年以来,云南省公安厅摸清基层派出所报表底数,进行分层分类清理,设立专项目录和报表系统,建立起控表长效机制,让基层民警有了更多时间和精力干工作。

  

  一年提交三张表,看上去并不多。可如果乘以20个部门呢?再算上州县两级呢?

  今年开始,云南省公安厅在巩固2019年基层减负成效的基础上,在精简文件会议、缩减50%的考核指标后,将减少报表作为进一步治理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的切入点,取消了90%以上的表格,把派出所填表的负担降下来,让各项工作实起来。

  摸 底

  “一件事,十个表”,填表上报耗费大量时间

  “2019年,所里总共填报各类表格454类。”昆明市公安局晋宁分局二街派出所所长田洪江说,不梳理不知道,一梳理吓一跳。

  “以往,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填表;有些数据掌握在其他部门同事手中,我得去要;有些数据虽然系统内有,但还是要重新填报。有一次在外忙了一天,回到所里已是下午5点,一看还有20份通知和报表没填。”二街派出所民警李文龙从2014年开始负责所里报表填报,一天拿出一两个小时填报表是常态。“而且因为有时限要求,有的数据只能‘统计加估计’。”

  “破获一起手机盗窃案,对失主来说,追回手机这个案件就结束了。可我们还得再填完各种报表才行。有的警种要求单独上报材料,我们还得再填报好几份。各警种做警情分析、形势研判、绩效管理确实离不开基础数据,可大多数据我们都已上传到了云南省警务综合平台,可以从上面提取,没必要让大家再重报一遍。”田洪江说,“一件事,十个表”,填表上报耗费了大量时间。

  到底有多少报表?云南省公安厅组织全省1612个派出所,全量采集2019年派出所填报表格情况,最终共搜集了近13万份报表,去除重复的,仍有2.5万类不同报表。平均下来,每个派出所需要填报81类不同的报表。“从全省情况来看,70%的派出所上报的填表超过150类。”云南省公安厅警令部负责该项工作的副处长杨熙鹏介绍。

  清 理

  分层分类,报表由2019年的25046份减少到1731份

  底数摸清,如何减表?云南省公安厅选择了“先破后立”:在保留公安部制式报表基础上,将其余派出所报表全部废止、重新申报,对能通过系统获取数据的、内容交叉重复的、可发可不发的报表全部清理。

  杨熙鹏介绍,通过分层分类清理,2020年云南省需派出所填报的报表由2019年的25046份减少到1731份,减少93%,云南省公安厅15个警种实现派出所报表“清零”。

  “上个月只填写了5类报表。”改革后,李文龙需要填报的表格数量骤降,这5类以报送工作动态为主,需要填报的内容大多无法在系统内自动生成。“半小时就能干完,工作量不到以前的1/3。”

  在曲靖市公安局麒麟分局,今年以来分局一级需要派出所填报的表格数量直接归零;云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,以往要求派出所填报的27张表格如今也只剩下1张;云南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局则将需要派出所填报的46张表全部取消。

  为确保减少报表真正落地,云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、出入境管理局等部门还主动跟公安部相关部门沟通汇报,取得支持。“其实派出所上报的数据,相关业务警种也有统计,再通过核对系统数据,足够我们做出决策参考。”云南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局边境出入境管理科科长肖震宇说。

  随着报表减少,各地各警种更加重视警务综合平台数据的应用。“办案执法数据在云南警务综合平台内都有,减少报表后的工作怎么抓实,已成为各警种重塑业务模式、回归实战的切口。”杨熙鹏说。

  长 效

  设立目录从严管控,研发统一报表系统

  “以前处里下个通知,就可以要求各州市填报表格,现在要求基层填表,必须经过总队长批准。”云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民警罗忠成介绍,改革后,审批程序严格,不在清单的表格不得让派出所填报,要求下级填表的,需要提出申请,这倒逼各处室审慎决策,从严管控表格,切实为基层减负。

  为了管住报表,云南省公安厅出台了《云南省公安机关派出所报表管理暂行办法》,规定各级公安机关制发派出所报表时,需经本警种领导同意,向同级警令部申报,审核通过的报表将生成唯一性编号,进入《派出所报表目录》统一管理,未列入目录的,派出所原则上可拒绝填报,并可通过系统进行举报。

  统一报表系统的研发,提高了工作效率。杨熙鹏分析,以往没有固定的报表渠道,有时遇到人员变动等情况,取消填报的通知就没能及时传达。“比如,以前某工作早已经停了,可表格还是报了好几个星期,现在,这样的情况不会再出现了。”李文龙说。

  “表格多、时间紧,就会助长形式主义。”杨熙鹏说,要从根本上减少派出所报表,就要让各专业警种工作实起来,“不能将工作责任全都转嫁给基层派出所。”比如,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明确,能够通过禁毒大数据获取的数据指标,不得再单独设立报表让派出所填报。此外,通过开发专门的表格填报模块,公安厅对表格总量以及各部门、各州市要求基层派出所填报表格的数量进行监控。“哪个州市或者哪个警种报表数量畸高,我们就会及时干预提醒。”杨熙鹏说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4月30日 11 版)

(责编:李枫、岳弘彬)

文章评论